临沭县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那时候,如何治死花柳病人 [复制链接]

1#

本文选自连阔如先生的《江湖从谈》。

是一本教你识别民国江湖骗子的书。

其实很多骗术在当代底层没有变,只是变了花样。

过年了,大家路上小心,

老王会选择的更几篇,警示下爱贪小便宜或控制不住自己的~

配图仅供参考,花柳病的图,我实在不敢放。

今天这篇都发生在民国。

万恶的旧社会!

01

天津那个地方,在民初与十五年以前,娼家是极其发达。

在河东东天仙一带、河北窑洼一带、北开一带、西头等处、各国租界里,上至班子,下至老妈堂,家家都很茂盛。

此外,河北三条石还有个落马湖,没到过那个地方的,都以为多么神秘,其实那落马湖是几条极窄的小胡同,有些个矮小的屋子,点着阴阴惨惨的灯,屋中坐着那和鬼的模样差不多的妓女。

门前有龟奴不住嘴地吆喝。

还有些人接连不断地去逛,那是人间地狱!

说起来真是惨之已极!

可是那花柳病都从那里来的,就是我说的这些地方传染出来的。

娼窑既多,花柳病亦就闹得利害。

那个地方是个工商劳动的区域,没有家眷的人很多,嫖娼宿妓得了病找谁去治?

大医院虽有,那势派,知识幼稚的人都不敢去。

只有经各处寻找大夫,三不管最为适宜。

02

有两种花柳座子,一种是租赁了屋子,门内摆放些个瓶子,内装药水,门前挂个布幌子,上画一个毒蛇盘绕着一个人,周身皆烂。

上写:专治花柳,管保除根。

门上的玻璃写着:包治杨梅大疮,鱼口便毒,入骨毒串,升天落地,杨梅落后,定期保好,不愈退洋。

这种买卖叫做洋汉座子。

还有个人,每逢游人盛多之时,在门前讲说花柳病,那染病的老乡们听他们说得很近情理,就能叫他们调治。

进到屋内,钱少了来瓶药水,钱多了扎针六○六。

可是他们那药水,喝下去当日就见轻。

病人一定相信,一瓶一瓶地买吧,喝下去几瓶亦好不了,日久了病人才觉着喝下药水去就见轻,不喝就重。

这种顶药,据我探讨是他们用西药房的会典所制。

我老云对于西医是不通,西药是不懂,至于此种药有无害处,不得而知,只知道是顶药,治不好病的。

至于给人扎六○六的手术,多是不精,扎坏了的人可就多了。

庸医杀人,信不诬也。

还有那门前写着“XX堂专治花柳,管保除根”的,做这种中药的生意是满街上贴海报,各厕所贴海报。

门前不讲演的,都是指着海报的力量找买卖,老虎吃鹿-坐等儿。

他们那海报还印着什么

“杨梅入骨,七天保好”,

“五淋白浊,当日保好”,

“升天落地,管保除根”,

“不熏不顶不断后”的话语,还有印着“假药骗人,男盗女娼”的字样。

03

敝友李君在津某租界洋行服务,他是孤身一人在津,性好冶游。

一时不慎,染有淋症,起初还扎挣不治,后来闹得重了,面黄肌瘦,不能做事。

他请了病假,往三不管儿游逛,见了某花柳座子门前有“五淋白浊,当日保好”的字样,当时购丸药两副,归寓服下,次日即能止淋,喜于有效。

两丸只服其一,那一丸还没服哪,腿腋间立即肿起,疼痛难忍。

他知道淋症见效,转成鱼口,忙着去找该堂主人,据他说是毒气过重,必须服追毒丸将毒气追出才无事。

敝友李君年轻没有阅历,听他所说的种种理由,信以为真,又用洋两元购追毒丸一副,归寓服下之后,觉得有尿,但是撒尿时尿管痛如刀割,满头是汗。

用灯照看,尿中有血块,愈发地相信,料是毒已逼出。

三二日间,鱼口已消,复旧如初,淋病亦渐愈,饮食增加,一星期后就能服务,从此无事。

不料转年春天觉着胸间微痛,疑为劳累所致,不意毒气复发,个月之后,周身骨节疼痛,两足行路艰难,脚后跟不能着地。

向人谈论,都说他是梅毒入骨,当初染花柳病时,未将毒气去尽,到了春天应当吃一剂大败毒,他亦未用,才闹的毒气入骨。

李君认为某堂主人的药当初没把毒治尽,复至某堂向其主人理论,心想叫他赔偿损失。

不料经该主人卖弄钢口,没要上损失费,又花洋两元,购买搜毒丸一副。

只有绿豆粒大小的七个小红丸,服下去之后,翻肠倒肚,上吐下泻,闹了一日,若不是壮年人,就许一命归阴。

至夜内才止了,不吐不泻,劳累的四肢无力,一觉睡醒,口内肿起,满口牙齿无不活动。

立即醒悟,某堂主人曾嘱合张口睡觉,不然闷了口,牙齿活动,牙床红肿,他吐泻的力量难支竟自忘了,一觉醒来,竟受闷口之灾。

治病未见效,四五日之间竟掉去七八个牙齿,幸而现时有镶牙馆可以镶补,不然饮食艰难,竟受半生之苦。

经那次吐泻之后,骨节亦不疼痛,行动如旧,又能做事了。

过了一年又逢春天,迎头在中药商店买副大败毒汤,蛤蟆、蜈蚣、蝎子、金银花、当归尾、蝉蜕、僵蚕、天花粉,熬了一大锅,不用说往下喝,看着都怕人。

喝下去之后才能不犯,春天无事。

到了冬天又闹毒串,不是左胳膊疼,就是右腿疼,这毒气串在哪里哪里疼痛。

他又支持不了,虽没七擒孟获,可是四次又找到某堂,该堂主人又卖弄钢口,卖他七丸药,吃了亦没好,又花去大洋三元。

后有某友给他配了一副熏药,是七包药末,叫他熏治。

用法:粗大碗一个,用炭末烧着,使厚纸围住碗口,上卷成尖小口儿,将药末洒于炭上,从尖口上冒出烟来,用鼻子吸入。

每日如此熏吸一次,七次熏完。

每逢睡觉时口含木棍一根,以防闷口。

不料李君熏至第四次,夜内周身皆青,被毒气侵入,一命呜呼。

那送他熏药的友人亦闻风而逃。

可怜李君有母,只此一子,由八岁入学至二十二岁中学毕业,学有打字的技能,娶有媳妇。

经人介绍在津服务,遇友不良,每夜冶游,染有花柳。

一误于不择良医,二误于服顶药,再误于毒药,被友人所制熏药熏死。少年无知,亦可恨亦可怜矣!

抛其父母妻子,至为可惨!

03

我老云自从李君故后,虽有云游天下之志,不敢去游烟花柳巷,更愿探讨花柳病何处能有良医良药。

不能误人,广为介绍,以免染花柳病之人受庸医之害。

探讨多年,始知卖花柳病药之秘密的黑幕。

今将老云探讨得的种种情形,写出来贡献给阅者,更愿阅者传播于众,免受他人之愚而误终身。有老江湖人对我说,花柳座子这种生意亦分前后棚。

前棚生意是在游人最多的时候,在自己铺子旁边放个案子、铺块毯子。

用“点张子”圆粘子。

什么叫“点张子”哪?

就是尺数来宽的白布,长了可有十数丈,做成布折子。

每一折是两面,共有十二面,上边画成小人,或是画长梅毒,或是画长鱼口的,画成十二样花柳病图。

这种东西就叫点张子。

他们前棚做生意的时候,就用手指着点张子上的图儿招引人,把人引得围满了,算是圆好了粘子,再向观众讲说,各样花柳病是怎样得的?

应当怎么治?

调侃儿叫“捋花啃条子”。

凡是长过花柳病的人,以及正闹花柳病的人,都得听着入耳,觉着他们对于花柳科是有研究的,是有好法子能够治好的。

等到人散了的时候,进到他那屋中求他诊治。

他们花柳座子的人做前棚生意,捋花啃条子,就是给自己宣传,往屋内叫病人。

04

及至把病人叫下来到了他们的屋内,挣的下钱来与挣不下钱来,那就凭他们后棚的本领了。

后棚的能耐好的人遇见病人,不怕病人没心叫他们给治。

没心花钱买他们的药,是和他们打听打听治法,只要经他一说,立刻能叫他们治,亦愿意花钱买他们的药了。

病人信服他们,就是仗着他那“神仙口”儿。

阅者诸君若问什么叫神仙口儿?

这亦有好几种分别,有把神仙口儿用在幌幌上的(江湖人管往墙上贴的广告调侃叫幌幌),广告上印着“三天保好,不效退洋”这八个字,就是神仙口儿。

如若谁有花柳病,冲这八个字就敢叫他们给治,心里还想着,我这花柳病准得好了,XX堂的广告上印着哪,三天保好,他治不好,不效退洋,他们一定有拿手,不然亦不敢写那大的口气,反正他治不好把钱照样退还哪。

及至到了他们那里买了药,向他们问:“你这里的药是准保好吗?治不好退钱吗?”

他们就说:“是这样。可是吃了我们这药可得忌口,只要忌住了口,一定能好,不好了退洋。”

病人花了钱,放心回家。

倘吃了药不好,找他们退钱,他们是不退的。

还有话说,还有理由,反倒责备病人你吃了我这药没忌住口,你这几天,吃了发物啦,我这药便没有效力,这样我不能退给钱。

老江湖人说,他们这种措词调侃儿叫“抽撤口儿”(即是退身步儿),我老云所说的这抽撤口儿只是吃了发物,以没忌住口为措词。

其实他们的抽撤口儿不仅是这一样,有个几千样哪,不论那样亦是强词夺理,矫情话儿。

其用意是不“倒杵”儿(江湖人管挣到手的钱又叫人家给要回去,行话叫倒杵儿,可是做生意最怕倒杵,如若没倒杵还好,倘若叫人真倒了杵去,同行人都以为莫大之耻,互相讥诮,某人叫人倒了杵了)。

做花柳座子的人有把神仙口儿用在“抽撤”上的。

什么叫“抽撤”哪?

他们管包药使用的门票调侃儿叫“抽撤”。

那发票上亦印着“三天保好,不效退洋”的字样,其用意叫买主放心而已。还有那患花柳病的人,欲治又怕治不好,不治病又难受,在这犹疑不决的时候,亦许一狠心不治了。

可是他们做这种生意的人对于这犹疑不决的病人,就施用神仙口儿说:“你只管治吧。这不是摊子,这天在这里摆,明天不来了。门面字号,亦跑不了。治不好,第四天你来,把你的原钱退回。”

病人听了,就放心大胆地把几块大洋给了他们。

及至钱到了他们手内,如入虎口,立刻就说:“你吃了这药可得忌口,吃不得发物,忌房事。如若忌住了,你的病就好啦;倘若忌不住,你可是白吃药,白受罪,好不了病的。”

病人以为吃药忌口是医药行的概例,信而不疑。

总想不到这些话是他们的退身步、抽撤口儿。

05

可也有些人吃他们的药能把花柳病治好的。

据我调查的情形亦有分别,有两种药能把人的花柳病治好。

一种是顶药,一种是猛烈药。

那顶药如同有瘾的人抽大烟,吸点就好,不吸就受不了一样。

那猛烈性的药说起来亦真怕人,就以那上吐下泻的小红药丸说吧,那种药要叫儒医去配,吓死他们亦不敢给人吃的。

那种药是什么东西制的至于那么厉害?

红升丹

说起来这种药是中国的中药店都有,名叫“红升丹”。

据我向医药界人打听,说:

“这红升丹是硝石等烈药,按着丹药用炉烧制的,炉底上片,片上是末,这种东西是治疗毒恶疮使用的。

如若疮上有了烂肉,上了这药能治的全像水一般顺疮口流出。

那红升丹的末儿力量小点,红升丹的片儿(又叫红粉片)力量还大.

亦不知那位高明先生把这药研究的能治花柳,用个不到一钱多重,使枣泥搓成丸子,像黄豆粒大小,只要吃下去,这药到了人的肚子里,行开了药性,翻肠倒肚,搅肠疼痛,把人弄的上吐下泻,多足壮的人亦受不了。

可亦奇怪,如若染上花柳的,小便胀烂,入骨毒串,吃下去受一回人罪,五六天工夫,就能好病。”

我曾问过他们,为什么使这种药给人治病?

他们还有理,说是以毒攻毒。

凡是儒学的医生都是胆大心细,用药查性,辨天时气候,对症下药。

他们哪敢用治恶疮的红升丹给人治花柳啊!

我老云对于用这种药的人,总是替他们捏一把汗,怕把病人治死。

这种药吃下去,都得闷口,毁坏牙齿。

如若有染花柳病的人,买了药吃下去,上吐下泻闷了口,就是这红粉片制的药了。

06

还有一种不吐不泻的药,可是日子慢些。

有花柳病的人服了那药,得过一个星期后才能有效。

还不论是升天落地,杨梅落后,杨梅入骨,只要是花柳病,吃下去就好。

病虽可好,但有一种缺德的坏处,即那药能断后。

凡是吃过那药的人永远不能有后,不能生儿女,断绝宗祧,罪大已极,图一时之利,贻人终身难除之害,实是与阴功有亏。

病人不知,定受其愚。

我为了此事探讨他们的黑幕,将他们的内幕揭穿了公诸社会,使社会里的人们免受其害。

我自己奖励一句:

亦是我的好处啊!

那么,那治花柳病的人们是用什么东西配的断后药哪?

那药虽是几种药制成,或是十几种药制成的,只有一种药不应当用,用了断后;可是没有那一种药,吃下去又没有效力,又治不好花柳病。

阅者若问这一种药是什么?

说起来亦是治恶疮往下治烂肉的药品,这种药中药商店都有卖的,叫做轻粉。

这轻粉是由南省来的,大约是汉口货,用竹桶装着,两元钱里外就能买一小桶儿,还不算很贵。

可是里边有一半假的,原桶来时就有假。

我和药行的人研究,这药里的假东西是生石膏弄的,真假有个分别:

真轻粉有亮光,又白又薄,如雪花一般,那假的是碎块儿,没有亮光。

我向药行人探讨这轻粉是什么东西制造的。

据药行人谈:“轻粉是水银的原料,用矾升化的。”

那水银的毒质最大,虽经炼冶,治疮去烂肉生新肉即可;

若是吃在肚内,岂不断后!

怎么知道他们卖的药里有轻粉哪?

试验此物唯一不可的法子,只要是吃了花柳药不吐不泻,亦闷口毁人的牙齿,那药里就是有轻粉的了。

07

这两种药虽然闷口,断人子嗣,还不至于要命。

还有一种花柳药能够要人的性命。

会配这要命的花柳药的人还是很多,不止于卖花柳药的人。

凡是染过花柳病的人与吃娼窑饭的人,只要见谁有治花柳病的药方子,立刻就要过去,抄写下来,写在一个小折子上。

如若有人得了花柳病,他就把折子取出来,叫人往药铺按着折上的方子给抓药。

像这样逞能的人很多很多,真是愚人好自用。

只要病人吃了他那药,误而愈,他便夸示他那好药方;

如若吃坏了或是吃死了,他一跺脚,两眼发直,出身透汗了事。

这种现象我老云可就看多了。

医生治病,是一样的病都不能用一样的药。

因为病有轻重,人有强弱,药有加减。

春、夏、秋、冬四时的气候,用药俱是不同,绝没有不加减,不分四时,不管病人强弱都是一个药方的。

好给人治花柳病的人若明白此理,就不多管闲事了。

可是有花柳病的人亦千万别信不懂药性的折子式的先生才好。

08

最可怕的是一种熏药。

若配的时候亦得用十几种或七八种药,内中的主药就是一种,水银。

据药行人说:

“那种配熏药的水银是用铅炼了的,其毒质害人与不害人,就在那水银的制炼的优劣而分。

炼的得法,佐了群药,亦都相宜了才能不害命,可是亦得闷口。

如若那水银制炼的不得法,配的群药不相宜,熏上就有性命之忧。

那熏药据我见过的有两种:一种是药末,用炭去熏,往鼻子里闻。怕药味吸口内,嘴里还得含一口水,才能避免药味不入咽喉。

还有一种用香面子调和匀了,制成小窝头形的,把它放于了,用时用火点着了往鼻子里熏。

嘴内亦含一口水,避免药味吸入嗓子之内。

这种药用水银为主,其害较比轻粉还大,熏了之后,就不害性命亦是断后,绝了子嗣,我老云把这些个害处说明了。

望阅者诸君在茶余酒后和朋友们多谈这些事,或可减少染花柳病的人,少受这些害处。

老王:花柳病就是现在说的梅毒,这东西和风湿一样,即使现在也很难根治,所以大家人生要低调啊。

还是那句话:不作死,不会死。

——本江湖行骗系列将持续更新——

-THEEND-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